Menu
鸿茅药酒

鸿茅解决了“非遗”保护的三大矛盾

2016-09-18

日前,柳长华教授就“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有关问题”与内蒙古中蒙医药研究院的专家座谈。柳教授谈到,目前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虽然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理论研究还不够。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内容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无形资源,如人文精神、哲学思想及其治疗理念、原则;二是承载这种无形思想和理念的有形资源,包括历史文化、环境等要素。但对于这两个方面的具体划分,业内至今尚未形成一致的认识。此外,大量的中医药原创性资源仍然荒废在民间,秘藏在传承人手中。

另外,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还存在项目申报积极、保护措施消极的现象。一些地方将申报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政绩和城市知名度的一种体现,申报热情很高,但在传承保护上的措施与投入却很少。

柳教授认为,保护我国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应该从五方面入手:必须深刻认识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义,注意保留中医认知方法和思维理念;需要从文化、科技立项、传承培训和法律法规等方面不断完善和补充;必须以提升和推广为基础,带动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展;必须建立保护传统中医中药的法规和制度,确定保护传承集体和传承个人制度切实可行;把中医学和藏医学、蒙医学等民族医学、药学通盘考虑,制定因地制宜的特殊保护政策。

柳教授高度赞扬了鸿茅药酒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措施,他认为鸿茅药业在保护上解决了三个矛盾:

1.解决了“申请项目热,保护措施少”的矛盾。据了解,两年来鸿茅药业在非遗保护投入上的“六大措拖”都很过硬,企业更斥资加大对生态保护、厂区改扩建、设备流程改造、鸿茅文化馆建设等五大工程的投入。

2.解决了企业与政府协调保护的矛盾。凉城县对鸿茅药酒药材原产地蛮汉山区域的生态采取多项保护措施,并对基酒水源地岱海进行重新规划,大力发展无污染的旅游产业等等。非遗保护没有政府的参与和支持,就很难取得实际的效果。

3.解决了重有形资源,轻无形资源的矛盾。鸿茅企业对大组方,对古法酿制工艺,对传承人都有制度保护,并有计划推进,这是对有形资产的保护。同时鸿茅也注重鸿茅药酒文化的保护与挖掘,比如鸿茅文化馆建设就非常气派,其保护与传承文化的理念也非常有效。用鸿茅文化馆作为教育基地,用以培养员工对鸿茅文化价值的认同;培养员工融入鸿茅文化的自豪感;培养员工传承鸿茅文化的使命感。柳教授最后说,希望鸿茅企业能够总结非遗保护经验,积极向社会推广,这对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将大有裨益。